忆宜都五峰山童年

  在母亲八十四岁大寿之际,把自己近52年的人生经历写成回忆诗,让我们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们回忆我们一起走如诗的人生岁月,感谢母亲养育之恩,乡亲帮助之情。让我们一起携手继续努力,共同创造我们更加美好灿烂的明天!

  我的家乡在湖北宜都枝城五峰山村,那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,有俊秀挺拔的五峰山,凤凰山和虎头山,广袤的深林。村中一年四季甘泉流淌,春天百花盛开,美丽的油菜花远近闻名,秋天到处柑橘成林,硕果累累,盛产各种原生态物产和山货。她远离宜都枝城市区半小时车程。是一个美丽的世外桃花源,人间仙境。村民朴实、勤劳、好客,随时等待客人到来,盛情款待。

  我出生于1964年12月10日,少时一群伙伴常在山上放牧,砍材,采蘑菇,挖药,捉蜈蚣,留下无数少年欢乐时光。上学后常在山上看书,了解外部大千世界。立志刻苦学习,报效国家。

  1970-1979在东升中小学读完小学初中,并考入宜都二中学习,感谢五峰山中小学时期老师的教育和培养,感谢同学同窗情谊

  我小学和初中都是在当时的东升中学读的,现在学校已经不存在,时间是1971-1979年那段岁月,当时处于文革后期和改革开放前期那段岁月,很多事情在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回忆。那时有段时间提出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的口号,家家户户挖防空洞。文革后期各种政治运动不断,影响学业时间,我们有幸赶上改革开放,国家恢复高考,我们有机会通过刻苦学习,一步步通过考试,获得美好前程。

  每个人的童年,少年,都是自己最好最深的记忆,这种记忆在脑海中,一辈子很难忘却,随年龄增加,有时会更加清晰,更加生动,有些故事经常在大脑中出现,反复多次,让人沉浸在幸福和满足之中,哪怕那时物资条件,还是生活水平都没有现在好,但是也不能阻碍一个人的回忆,这是一个人历史的开始,是一个人的起源。

  据枝江县志记录,五峰山在古代属于枝江五峰乡,枝江在夏属于荆州,周称丹阳,汉时置县,因长江至此分枝得名枝江,1949年解放后枝江迁县城到枝城(旧称丹阳),1955年枝城和枝江合并,五峰山划归宜都,1962年枝江和宜都分开,五峰山留在现在的宜都市内至今。

  张氏始祖——挥公张(Zhng)姓是轩辕黄帝的后代,得姓始祖:挥公。黄帝少昊青阳氏之第五子,自幼聪明过人,爱动脑筋。他从星宿的组合中得到启发,发明(或改进)了弓。于是,黄帝封挥公为专门负责制造弓的长官——“弓正”,其子孙以官名为姓,即“张”。张姓是当今中国姓氏排行第三位的大姓,人口过亿,约占全国汉族人口的百分之七点一(新百家姓2013年数据),张氏发展至今已经近百代,在唐朝时期就出了多位宰相,几千年来,一百多代人中产生了象张衡、张仲景、张之洞等无数国家栋梁和人才,在中国历史上灿若星辰,渊源流长。

  张氏祖先发源于今河北清河县一带,然后由于战乱等多种原因,向外迁移,其中一部分迁入江西南昌县,据查询江西张氏族谱,我们的祖先张志明属于张姓59代后人,在明末清初的时候,从江西南昌迁移到湖北宜都熊家冲。我们这一房排序为,张挥公(始祖)。。。。。。张志明-加相-廷琥-明鳳-之祯(1711年-1755年)-一龙-德骏-绍武-昌林-正有-天寿-祖祯-尚远(爷爷),家谱上记录宗派顺序是:志加廷明之(一,德),绍昌正天(祖、尚)常;修(厚)仁兴家远,积学传世长。定国维道义,安邦在忠良;光耀庆贤广,万年永发祥。

  祝张家后人能继续象先辈一样,继续为国出力,为民服务,为国争光,祝张氏后代兴旺发达。

  母亲的老故事,我母亲1932年出生于宜都五峰山村的猛虎山脚下,一个清平人家,母亲的太公叫天寿,生养有六个儿子,老大叫张祖祯,也就是母亲的爷爷,生于1865年,过世于1951年,享年86岁,据说是去世前由于翻山,摔坏了腿,已经瘫痪了,并且最后也失明了。天寿的六个儿子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按顺序排下来是祯祥锦绣乾坤,家族开始在现在五峰山油库附近的张家老屋一起过,最鼎盛时期有一大家有三十多口人,大概在1906年左右六弟兄开始在张家老屋分家,分家2年后,1908年母亲的父亲张尚远出生,那时候母亲爷爷43岁左右,中年得子,张尚远是家里的幺儿子,前面有一个哑巴哥哥,去世较早,还四个姐姐,先后都出嫁,老大嫁到五峰县清水湾,丈夫名字叫邓启祥清水湾,丈夫和儿子后来还来过五峰山村拜访祖祯和尚远爷爷他们一次,那时母亲还才五岁,在猛虎山的半山顶小湾子住,老小嫁到宜都市洋溪雷大岭一带,丈夫

  周玉新。生育有周五松,周五青,周五泉。周五松大姑家嫁到潜江一带,叫周代珍。周五青经常还到五峰山来,2013年还来过五峰山看母亲,他出生于1934年。

  太公父亲天寿时代,家里有六兄弟,天寿的六个儿子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按顺序排下来是祯祥锦绣乾坤,分家时采用抓阄的方式分家,我们太公是家里老大张祖祯,抓到的是一栋砖瓦房的一半,并带九亩地,这份家产以前是一周姓人家的祖产,周姓人家因为祖上有人在朝廷做官,积攒下来这份家业,周家人觉得房子太大,就把砖瓦房的一半卖给张家,并带九亩地。太公住进来后,一家太由于弱,住在一起,争不过周家,就在周家后人象征性付了一些钱后,就又把房子和土地又买了回去,这时太公家就在里家几百米的地方盖了三间茅草房,土地很少

  爷爷父亲分家应该在1906年左右,爷爷父亲是四十岁时,由关姓母亲所生,那是已经是1908年了。爷爷父亲祖祯1951年去世,86岁,出生于1865年,41岁左右,1906年分家。1908年爷爷出生,后来由于受欺负,没有办法,来到现在祖宗宅基地盖三间茅草房,加一个茅草偏屋,这个时候应该是民国初年,1911年前后,家道中落,第一男孩是个哑巴,还生了四个姑娘,据说也是智商一般,嫁到茶园一代后来也很少走动,爷爷后来也去找过也没有找到,爷爷出生后,爷爷父亲祖祯四十岁左右,十分珍惜,祖祯到山顶上挑地瓜,一头挑爷爷,一头挑地瓜,爷爷从小能吃苦,爷爷结婚后没有地种 18岁就外出到松滋一带和婆婆一起去给地主帮长工,干了五年,由于婆婆怀上母亲,并得了重病才被抬回来,1932年爷爷婆婆回来参加奶奶弟弟周顺宏的婚礼,后来在张家和周家长辈的压力下,爷爷奶奶才留下了在五峰山村的茅草屋里生下我母亲,十二月初二,母在现在的五峰山水库边老屋中出生,因为爷爷出生三岁1911,爷爷第一个母亲就过世了,爷爷关姓母亲去世后,找了一个曹姓后妈,我母亲出生一个月,爷爷婆婆和曹姓后妈无法相处,只有在靠近天坑堰婆婆父母家的东边山顶上的种一点薄地,后来没法生活,母亲六岁时搬到天坑堰

  爷爷1925年左右和周姓婆婆结婚,婆婆叫周顺英,出生在叫天坑堰的地方,从五峰山村主屋出发向西走,翻过一个山顶,就是天坑堰,因为山顶山有一个天坑,里面积水形成一个堰塘而得名。婆婆一个弟弟是老师,这个弟弟文化水平很高,在当时的群建的小学当老师。

  后来母亲长到六岁左右,爷爷一家三口才又搬到天坑堰租杨家地种,到母亲九岁开始在舅舅坚持下读书到小学三年级.

  十三岁左右母亲回家里开始帮爷爷一家干活,那时候应该是新生活开始的初期,15岁左右母亲在爷爷奶奶操办下,招上门女婿成家,这时候,这个家庭开始奋斗追求新的生活,就在结婚的第二年,一场大火让房屋和家具全部付之一炬。一家人无法生活,这时候母亲开始出门到有织布机的地主家开始学习织布,由于母亲用心刻苦,很快就学会了织布手艺,加上1949年解放了,母亲的学习织布的织布机也分配给了母亲,这时候母亲就开始日夜织布,那时候国家人口发展增加很快,国家织布产业还很落后,这样民间家庭织布行业就开始快速发展起来,爷爷家情况由于母亲织布也开始改观。1950年左右,由于在猛虎山脚下住的太公长期瘫痪在床上,眼镜也失明了,太公取的第二个夫人是唱戏出生,也不怎么会做事,这是候家庭已经开始衰败得很差了,三间茅草房也快踏了,张家人看不过去,要求爷爷回家来给太公养老,估计是爷爷奶奶和太公一家由于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,爷爷就安排父母亲下山来和太公他们一起住,这时候是1950年,那时候母亲18岁,父亲25岁,一家人开始拼命劳动,种地,织布,各种活样样都拼命的干,父亲每天早上还挑柴到洋溪去卖,这样家庭很快就有些变化,而太公则在1951年由于常年生病在床上,最后离开人世,享年86岁。1952年父母的第一个儿子张厚林出生,一家人更是充满了希望,家庭也充满了活力。经过父母不断努力,不分日夜的织布,干活,终于家庭条件开始很大变化,爷爷奶奶也在1955年从天坑堰搬下来住,两家合一家开始新生活,这时候家里已经开始盖准备新房子了,1956年四间瓦房的新房子终于盖好了,一家人住上自己盖的新房子了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1957年奶奶由于伤害重感冒没有及时治疗离开了人世,享年50岁。

  1958年国家发展开始进入时期,生产队里的大小食堂很快就消耗完大量粮食,而大炼钢铁则让山上的大量原始森林被砍殆尽,加上三年自然灾害,1959年太公后来取的曹姓夫人也离开了人世。这年母亲的女儿张金梅也出生来到这个世界。听母亲讲这期间还有二个女儿出生,一个叫厚芹,养到六岁夭折了,而另一位美玲则是养到两岁夭折了,因此家里增添了不少喜庆气氛。

  过了几年,国家经济形势好转,国家开始鼓励人口生育和发展,母亲在1962年生育我二哥张厚志,1964年生育我张厚生,1966年生育我弟弟张厚城。家庭成员迅速发展到八口人。后来由于经济条件好转,医疗条件也有所改善,家庭成员开始健康成长发展起来。

  在猛虎山脚下这个地方,爷爷和父母三个大人,加上五个孩子,一家八口人,为了生活都特别勤劳和团结,三个大人除了在生产队里劳动外,早晚还要种自留地,养牛,放羊,养猪,织布,砍柴,大哥大些时候就开始帮家里干活,并且开始读书,大概1958年就开始读小学,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并在1963年顺利考上了宜都二中的初中班,从1963年一直读到1966年,碰到大规模的爆发,学校教育被中断一段时间,还好后来须然推迟毕业,但还算顺利拿到毕业证。这是我们这家人培养出来的第一个初中毕业生,大哥博闻强记,小时候经常给我们讲说唐,三国,水浒的故事,对我们影响很大,大哥上学的时候,家里是特别艰难的时候,但是,爷爷和父母还是坚持供大哥读书,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,没有这个决定,大哥还在五峰山村当农民,后代教育发展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。七十年代初,国家储备油库通过勘探决定建设在五峰山村村的凤凰山脚下。

  记得刚开始,来了一些地址局的人住到我们家,并进行勘探和计算工作,那时候还记得他们用的计算机还是一边手摇打电,一边开始计算。再后来就有施工队修路从山脚下到上山顶,修路放炮的飞石经常炸坏我们家屋顶瓦片,那时候家人十分紧张,因为一听对面山上放炮,就要躲避到门框下,避免被炸伤,还好加入没有受伤,路就修到了山顶上,钻探队在凤凰山顶开始专探,取出一个个长圆柱形石芯,通过石芯的整体性,进一步确定,家对面的凤凰山是一个整体巨大石山,在这坐石头山中间符合建设战备油库的条件,那时候中国和俄罗斯关系变坏,为了防止俄罗斯的核轰炸打击,很多军工厂都转移到三线地区,进山,靠山,扎大营,当时二汽也是三线项目才选择到十堰市,而一些兵工厂也就选择到宜昌宜都一带,如238,288等等,五峰油库当时叫703代号,估计是七零年三月份决定的项目。

  当油库项目开始后,开进来几千人的建设队伍,在凤凰山脚下安营扎寨,建设营房,食堂,卫生所,办公室,体育广场等等,并在家门口打了一口深水泉水抽水站,这样就可以保证山上营房的人喝水,后来人多又开始在另外一个泉水初直接抽取泉水供应生活生产用水。

  这个项目开始的时间应该是1970年3月份,建设者们很多是来自于四川重庆的人,他们说四川话,家属来后没地方住,有三四家人还住我们的家,也经常给我们讲一些外面的故事,一起下棋,聊天,让我们知道外部的世界。每天高音喇叭播放音乐和各种新闻,晚上还可以在周末看上电影,后来还有大食堂里看公开电视,几千人的突然进入,生活,交流,影响,生活的改变,五峰山村一下子沸腾了起来,这也对处于少年成长时期的我们产生了深刻的影响。

  1970年前后,那时大哥在五峰山中小学当老师,教物理等课程,而张金梅姐姐,张厚志二哥,张厚生我自己,以及张厚城弟弟都先后看始启蒙上学,除姐姐以外,几个兄弟都先后考取宜都二中读高中部学习,二哥是1977年入学,我是1979年人学,厚城则是1981年人学,毕业后几弟兄都继续学习之路,二哥和厚城则考入宜昌农校,进入农业技术领域,后来二哥先后到松木坪镇政府,宜都市农业局工作,市商贸局,经信局等部门工作,最近则在抓电子商务工作,干得有声有色。厚城则毕业后到水泥厂工作,后来又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后,2015年终于在浙江台州吉利汽车开始工作,进入汽车行业。我则在1981年考入宜昌工校机制专业,1981后来分配到东风汽车公司工作,后来又考取湖北汽车工业学院继续四年脱产深造学习,1997年则被被公派到日本学习日语和汽车技术,2007年则考上北中国农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,完成工商管理专业学习,2011年有机会到德国奔驰汽车工作和学习,顺利建设完福田戴姆勒合资项目后,2012年加入华泰汽车,负责海外业务,到现在为止走遍亚洲,欧洲,非洲等世界几十个国家,实践读万卷书,也走万里路的目标,当一个人走遍很多国家,体现各国不同文化和思维方式,你会有一种站得更高,看得更远的感觉,你也喜欢从漫长的历史的角度看问题,也喜欢用世界的远光看问题,这样看问题更全面更加深远。

  我们这次希望总结家族从1900年开始到现在116年发生的一些事情梗概,找到一些家族发展内在规律,家族,企业,国家发展历史有相同之处,都是一部奋斗史,学习史,人才教育和培养史。家庭发展人才生育和培养十分重要,一个家庭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,人才兴则家庭兴,人才衰则家族衰,还有就是家和万事兴,婆媳关系,兄弟姐妹关系,父子,母子关系和谐很重要,同时,对子女严格教育,提前培养,注意少年时代的教育十分重要,还有就是小孩正确价值观,道德观,金钱观教育十分重要,116年的家族史,其实是一步人才教育培养历史,母亲是舅舅坚持上学,才有后来的织布生意,才有一辈子的精打细算,才有对后代教育重视,未来发展一百年会发生什么奇迹,我们很难知道,但这些基本都不会变化,也是成功秘诀。

  读高中时,记得语文书上写过,人生的路,革命的路,曲曲折折,跌宕起伏,荆棘丛生,艰难险阻,波涛汹涌,等等类似的话,我们就会把它记下来,写作文用,至于含义理解还是很少。我们这一代经过多年风吹雨打 ,生活磨难,逐渐理解其中的一些含义,加深对其的理解。现在看来,每个人的人生的路,都有最难走的路,最危险的路,风险大的路,艰难的路,没有最难,只有更难,也称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

  在我记忆中就有很多一时为难的事,记得在五峰山童年时,经常和小一起负责放羊,羊放山上自由吃草,我们则在山上,田野里自由玩耍或者干些农活,有时一不注意,羊群就会跑到邻居家地里,吃庄稼,邻居就会骂,并且要求赔偿,记得有次,事闹大了,邻居骂得厉害,母亲十分生气,估计是我忘性大,长期不改,恨铁不成钢,加上心情不好累计一起,把我关在堂屋里跪地上,拼命的打,扬言要照死里打,那场面,那气氛,如天蹦地裂,时间仿佛停止,邻居家救命也没办法,门都在里面都锁上了。现在看了,那时候的我们确实贪玩调皮,忘性大,另外母亲生活压力大,也没有什么可以赔邻居,就拿肇事者的牧羊人来出气,羊羊反而没事,最多我们打它们一下,因为年底还要等吃羊肉,这应该是童年记忆最深刻的事了,现在想想都后怕,母亲一失手,命就没有了,因此这算人生一件难事吧。

  因此,现在父母亲都一些给孩子们的说理教育,免得留下不好影响,但是放纵不管,长大后违反党纪国法又晚了,这就是以前讲的棍棒底下出孝子,人生下来就有很多天性,儿童时候贪玩,任性等等,父母都要有足够耐心才行,因为父母不好的性格会传递后代身上。

  第二件难事应该是生病,小时候相对兄弟姐姐们,我是爱生病的一个,好的时候身体特别好,但是一生病就咳嗽发高烧,有几次高烧超过40,也不知为啥,可能是体质弱,免疫力差,母亲说我是寒底子,冬天要吃羊肉补。记得有几次发烧人事不醒,经常是醒过来听家人在说话,终于醒了,有时父母,姐姐,哥哥们就会喂点罐头,水果之类的食物,增加我抵抗力,也正是亲人们的手足相依,我们才能走到现在。最厉害一次,估计是挺不过去了,父亲和大哥用担架把我抬到枝城医院去急救,一路颠簸奔跑,走十几公里山路送到医院,才保住了一条命,否则就难说了。记得是小学一年级,刚上学,就咳嗽严重,听说是得了肺结核,好在那时五峰山油库工地大建设,建设有一个医院在工地宿舍区,就在我们家门口,父亲经常背我去打针,好像是青霉素,打了很长时间,终于治好了,那时候这个病是很难治的,刚好医院就在附近,父母坚持每天背我去打针,才又捡回来一命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那来的钱给我付医药费。居然是从阎王爷那里捡回来的命就应该十分珍惜才对,因此,我一直都对亲人,对社会都充满了珍惜之心,感恩之心,是他们把我从阎王爷那里救了回来。当万分珍惜才对。因此,也告诫亲人们都要注意身体,这也是我现在不抽烟喝酒的一个原因,我一抽烟喝酒就不舒服,居然粗茶淡饭就很辛福健康了,还抽烟喝酒干啥,为了你的健康亲人们都操死心了,你自己现在这么大了,总该自己管好自己,总不能再让父母兄弟姐姐背你,抬你了吧,你的命都是从阎王爷那里捡回来的,还还不珍惜,那里对得起亲人们。

  人常说九死一生,用在我的童年时光,基本合适,当然,童年愉快美妙时光也是很多,只是记忆深度一般,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写,而如何渡过难关,才是人生宝贵财富,因为顺境好过,苦日难度。顺境是要积累防难关,困境是要坚守,忍耐,坚持,积极准备,坚信好日子在后面,希望在前方,黑夜过后是黎明,寒冬过后是春天。

  可能是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一个小时候体质差的我,后来体质开始好转,记得力气越来越大,经常干活学习不怕累。有一段时间学校开始学农,要求每个学生早上挑肥上学,并且称重,看谁最重,公布表扬,每天早上我就早早在山上收集肥料,主要是常年积累下来的鸟肥,收集后挑到学校,很多次都是第一名,我记得那是六七十斤重,有时更重,沿路要休息很多次,也是十分辛苦,那时候干劲十足,估计是父辈的遗传。正是这种吃苦耐劳,争取好胜的精神帮助了我们的成长。

  时代对五峰山村的影响,六十年代末,七十年代初,中苏关系严重恶化,计划准备核轰炸我们国家的大城市和军事基地,国家提出备战备荒为人民,到处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,我们家父亲也挖了一个防空洞在附近山脚下,防止空袭。国家从战略考虑,各种军事基地,重要项目开始向山区转移,很多人离开大城市,来到三线,枝城大桥,都是三线项目,不久以后,国家决定在五峰山村修一个战备油库,开始是很多地质队勘探人员住我们家测绘计算,后来修路到山顶钻探发现周围山是整体石头山,是修战备油库的风水宝地 ,国家论证决定修一个五十万吨的巨大型油库在五峰山村,项目代号703.一时间间千军万马开来五峰山村,家对门的山坡是基地,无数的建设者开始推山盖房,要突然容纳几千人生活和工作,有宿舍,医院,食堂,大球场,车间,,到处开山放炮,机器轰隆,灯火通明,各种各样,一时间,五峰山,变成了沸腾的群山,有电视,电影看,有汽车 来往山里山外,几千年沉睡的山村仿佛被唤醒,爆发出来巨大活力。五峰山村沸腾了。年少的我们三五成群,欢欣鼓舞,一会去检推土机推出来的木材,一会去捡废品卖钱,一会去打乒乓球,晚上看露天电影,后来在大食堂看公开电视,高音喇叭播报新闻和革命歌曲,家里住了三四家来工地探亲的家属小孩和建设者们,我们还可以下象棋,讲故事,开心十分,一路时尚,一路疯狂,一路幸福,几乎要装满五峰山村,下午,工地建设者收工休息,他们走遍五峰山村的山山水水,仿佛逛祖国名川大山,这在七十年代初的中国来说几乎是提前进入了,五峰山村几乎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座城市,五峰山村彻底沸腾了。

  因此,我们童年时光是十分快乐的,也比一般的当时孩子见得新事物多些,记得每年夏天门口水库来了很多年青的建设大军游泳跳水,我们也跟着学习游泳,潜游,扎猛子,因此兄弟几个个个游泳技术好,锻炼了体质,增加肺活量,上二中时体检,入校检查肺活量,我一下比同学高很多。我们还学电视里战争片做假的枪 ,弹弓,红樱枪,大力等,分成两派,在山野里学打仗,跟建设者们学武术,练拳术,这些都极大的帮助了我们童年时成长。

  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,他不但是中国 命运改变者,也是我们家族命运的改变者,记得是七七年秋天的时候,大哥在东升中学当老师,我们开始读初中,学校开始抓学习了,大哥也开始准备高考了,学校和家里学习风气都变浓了,大哥和小哥经常讨论学习上的事,我在旁边听,收获很大。在这之前是天天听姐姐背书,那是的厨房在现在的房子另外一头,天天看到姐姐学习很晚,背书很认真,还记得姐姐背高玉宝我要读书,周剥皮半夜鸡叫的内容,姐姐读书写作业最认真,成绩也好,态度也刻苦,学校老师说服家里父母让姐姐继续读书,估计是家里三个弟弟读书,父母考虑压力大,姐姐就没有继续考学,开始帮父母劳动,后来到松木坪搪瓷厂工作,并有缘份认识了那时到松木坪来创业的姐夫林哥。

  姐姐要是继续读书,凭她那个刻苦努力学习劲头,估计是很不错的,我们几个兄弟那时候小,只是知道一点点,因此,我们大家要一直努力,要比别人刻苦多读书,因为,我们身上还寄托姐姐那无限的希望和梦想,直到今天我写这篇文章是才醒悟出来,为什么我考上二中,宜昌工校,毕业分配到东风汽车工作,姐姐其实感到最开心的,我一直都有这个疑问,今天我才明白她每次知道我们收到录取通知书,仿佛看到了她自己收到通知书一样开心,甚至更加开心,因为我们有机会,可姐姐却把宝贵的机会让给了她的三个弟弟,多年后的今天,我们还是要说一句,谢谢姐姐和姐夫你们给我们这个家做的一切。

  姐姐和林哥都是十分聪明好学的人,我认识姐夫的时候,他再学习陈琳英语教材,完全靠自学,没有老师,考听收音机学习英语,坐班车还在背单词,姐夫给我讲过,姐夫父亲以前是政府的,以前在临海市住市里,后来受文革牵连,下放到杜桥农村,就分了一个建房子的地方,房子周围一尺远就不是他家里的了,也没有农田,因此他就出来闯,到处想办法打工为生,但在浙江省这种人管得严,看到就抓,他没有办法就到湖北武汉来了,开始在武汉一所大学找了一个老师学习英语,后来估计要生活,不得不停止学习,继续寻找谋生的机会,估计是从武汉坐船一直到枝城,到枝城后来又到了松木坪镇,估计那时候松木坪煤矿多,煤矿工人的鞋子容易坏,林哥就发现了一个商业机会,就专门在这个镇上负责修鞋,一下子就站稳了脚跟,并小有名气,那时候姐姐在松木坪搪瓷厂工作,经常去街上,这样姐姐和姐夫就喜结姻缘了。那时候的姐夫每天拿本英语书,一有空就读,那个刻苦劲头,我们今天想起来就感动,我们手边到处是书,到处有学习机会和时间,但是,我们珍惜不够,这也经常惊醒我们,我们时刻不要忘记继续学习。后来,1983年8月份,当我收到到东风汽车公司工作的通知书,姐姐高兴得跳了起来,还决定姐夫送我到十堰,这可是帮我大忙了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,而母亲和大嫂则帮我准备行李,一再嘱咐在外多注意,我们在亲人嘱咐声中出发了,父亲头天下午挑着重担,从五峰山村出发,沿路给我讲很多成功的男人,很多领导干部最后都是在金钱,女人上出问题,你这辈子一定要注意,不能出问题,父亲那时是村贫协主席,知道很多道理和国家时政,一路走,一路讲,这应该是父亲给我上的最后一堂大课了,因为是挑着重担,流着汗,喘着粗气给我上的这一堂课,我一辈子也不敢违背。父亲挑了十三公里路的箱子到枝城亲戚庆明哥家住一晚,第二天送到火车站,带着父亲和家人的嘱咐和希望,我和姐夫一起踏上北上襄樊转十堰到东风汽车报道。踏上人生新的征程。

  父亲一路走,一边说,大慨意思是:在外面工作的人,古代和现在,最容易出事情是在男女作风问题上和经济问题上,当领导干部的人,挣得是名声,一定要清廉,忠厚老实,人品正派,否则很容易出问题,败坏名声,一辈子白干。对经济问题,一定要来路清晰,否则,最容易出问题,再后悔就晚了。大概就这些意思。

  我们北上的火车开始从枝城到襄樊很慢,估计六十公里时速,下午才到襄樊,下车后我留在站里面没出去,林哥则出站口看时间表,并买票。等了一段时间后,他估计是买好了票,但是火车还没有来,他就在车站外隔铁门向我挥手,要我耐心等待,等了估计一二个小时,火车终于来了,我们开始上火车,列车员看我们挑的棉被,说是易燃易爆物品,就是不让上,林哥说我们是毕业去东风报道的,并拿出通知书,列车员可能动心了,才特例让我们上次。火车一路穿过无数山洞,走了半天,终于到了十堰火车站。

  我们一路问路,终于到了东风汽车总部基地所在地张湾,路人告诉我们到一招,简称黄楼去报道,我们一到负责安排接待的人十分高兴,又来了两位参加二汽建设的大学生,立即给我们安排住房床位,安顿下来休息,林哥也住在一起,两人十分高兴,接待人员问林哥,你们两个都是来报道的?我们回答:‘’是的‘’,我多么想这是真的,林哥可以留下来不走,也在二汽上班。三天后,我被分配到东风汽车发动机厂开始工作,我填写的档案封面下方落款是中共中央组织部,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进入了当时一家中央企业,属于国家组织部管理下的最小的干部编制的员工。这才真正开始了我已经经历了长达近四十年的汽车 行业职业生涯里程。

  每当我拿起我们张家印于民国九年的家谱,说张家是明末清初从江西南昌而来,已经有十六七代了,当时为什么来,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故事,都不得而知,都近四五百年了,就留下了一些人的名字,他们长啥样,干了啥,到过那些地方,发生了什么故事,我们全然不知,只是一些陌生的名字,只有爷爷张尚远,我认识,我想这四五百年肯定有很多精彩故事和人物,只是没有记录,总结和提炼,因此没有留下故事。可是,一转眼又过来一百年,我们再不抢救记录,可能就会留下一个大空白期间,后人也许会想那代人可能是发生了战争,,为生计赚钱太忙了,也许那代人读书少,写作文差,没给我们留下来什么文字的东西,会给他们很多不解之谜,其实只要我们勤劳总结,收集,提炼,长期坚持不懈,就一定能给后人留下一个有图片,有感天动地,有悲欢离合,有沸腾群山,有出征世界,有跌宕起伏,有才子佳人,有气壮山河的各种各样的动人故事,只要我们坚持不懈,不怕麻烦,就一定可以做成,让我们后人可以看到一个鲜活的今天

  爷爷是五峰山村张家第十三世子孙,五峰山张姓第一代开山传人叫张志明,他是明末清初从江西南昌迁移过来的。南昌那边可以查到家谱,志字辈应该是张家75代传人,75代张姓后人迁移到了五峰山村一带发展,这是一个参考数字,张家最早祖先是黄帝的一个儿子,因为发明弓箭,黄帝赐给张性,开始发源于河北清河一带,后来向全国迁移,四处开疆拓土,一直繁衍生息到现在,全国张姓人口总共近亿人,已经达十三分之一。

  我爷爷家后代是独生女,也就是我们的母亲,叫张常秀,母亲应该出生于1932左右,那时我爷爷24岁,我爷爷就这么一个独姑娘,为后继有人,等母亲长大成人到谈婚论嫁的年龄,爷爷就从离五峰山不远的罗家天坑一带招了一个罗姓上门女婿,改名叫张常玉,跟我爷爷姓,这就是我父亲,父亲出生年月应该也是1932年,父亲有个姐姐,我们称姑妈,在罗家天坑一带和孔姓姑爹成家,生育有孔庆新,孔庆元,孔庆明,我们的几个哥哥,年少时记得我们过年都会去那里拜年。

  我妈和父亲结婚年龄应该还没有满二十岁。等大哥张厚林出生的时候应该是一九五二年了,那时父母二十岁,爷爷这个时候44岁,张家香火又接上了,那时候刚解放不久,搞土地改革,农民都分了地,一家四口十分开心幸福,爷爷手艺很多,他会篾匠活,编制各种竹篮竹筐,他还会编制蓑衣,他不但给自家人编制,还外出给别人家去编制,赚一些零花钱,记得我们懂事时,经常看到他外出去给别人去干活,有时一去很多天,住在外面,爷爷在那时候是一个有手艺的人,用现在的话讲是手上有技术的传承人,就如先祖张挥发明弓箭一样,心灵手巧。

  我爷爷还有一门技术,就是对农村织布全部流程的掌握和控制,年少时我们经常看见爷爷和父母亲一起纺线,牵线,织布,染布,浆布等等,这个技术一定是从爷爷奶奶手里传过来的。每年从地里收获棉花,通过轧棉花把棉花籽去掉,几大捆棉花就挑回了家,开始一家人把棉花搓成棉花条,然后就是日夜兼程的纺纱线,母亲在纺线机前一纺就是大半天。纺了很多线以后,就过到一个个竹线锤子上,等很多线锤子做好后就在院子里接线了,几根大楠竹杆躺在地上,均匀分布有竹筷在上面,而纺好的线锤就一个个查上,线锤个数多少决定了织布纬线根数多少,只见几十上百根线都一缠绕到一个大线轴上,一个个线锤子就如一群群白色的斑鸠鸟,个个快速转动,纷纷点头,场面壮观无比。接完线就开始织布,只见母亲开始日夜织布,爷爷父亲也会织布,但是都没有母亲快,因此,母亲就不停织布,保证一家人有衣服穿,还可以卖布,挣些零花钱。

  爷爷最有生活情调的艺术就是自己制造雪茄烟,农村叫旱烟,屋后面的菜园子里专门属于爷爷种烟叶,大概一分地左右,爷爷会专门伺候这块地,整理极为精细平整,每年春天,就把头年收集储蓄下来的烟草籽播种在一块小土地上,施肥浇水,象黒芝麻一样小的小烟叶籽就长出一株株小烟苗,爷爷就会小心移栽到大田里,开始精心管理,浇水施肥,一直到七八月份的样子,烟叶就如芭蕉扇一样大了,爷爷就会把烟叶收回家,挂到一个长绳子上,逐渐晾干,并经过一些工艺处理加工,基本上就是可以开始用了,烟叶收好后一捆捆绑好,用纸包好放起来,来客人了爷爷就会拿一棵到两棵出来,和客人一起掐成几段,细心展开,然后叠加在一起,卷起来,自己制的雪茄就可以抽了,烟味很纯,飘香很远,回味无穷。小时候经常见爷爷用一个很长的大烟杆抽烟,烟杆两头是铜制烟头和烟嘴,中间用荊竹连接,烟头装烟叶,靠近火堆一点就点燃了,通过烟嘴就可以吸烟了,而父亲的眼袋则是十来厘米的小眼袋,方便外出随身带,吸引不利健康,那是的烟叶估计天然,危害小些。

  爷爷有四个孙子,老大张厚林出生1952年,老二张厚志,出生于1962年属虎,老三张厚生是出生1964年属龙,老四张厚城出生于1966年,爷爷还有一个宝贝孙女叫张金梅,出生于1960年,那时过了1958年,和自然灾害,生活水平开始好转,国家鼓励多生孩子好建设和打仗,因此张家一下兴旺起来了,那时大哥已经上小学了,因此放学后不但要写作业,还要照看弟妹。爷爷是隔代亲,对这些孙子辈后人十分亲,总是把孙子们抱腿上坐着玩耍。

  爷爷四里八乡做手艺活,见多识广,经常听他建一些故事,讲张之洞练钢铁,讲到宜昌三斗坪去挑盐,讲五八年大练钢铁把山都烧光了,以前家后面是黒山统林,也就是原始森林的意思,还讲日本鬼子进过时烧光杀光,奶奶躲在地窖里,头上顶一个铁锅,日本人烧了房子,母亲在里面吓坏了,过后没几天就离开了人事,这都是一些记忆,不知准确否,这些都是听爷爷讲的故事。

  爷爷这一辈子办什么事都很有条理性,说话做事都有条不紊,很少见到生气发火,身体也好,很少见到生病。爷爷的一生经历很多大的变革,他出生时候1908已经是清朝末年,1920年印家谱的时候已经是12岁了,1932年喜得独姑娘我母亲,那时他24岁,后来就开始抗日战争,他提到奶奶在日本经过时去世,那时候他应该30 来岁,1945年日本投降时他是37岁,1949年新中国 成立时候他已经41岁了,当大孙子出生时他44岁,当1958年,三年自然灾害,很多人饿肚子的时候,他是五十来岁,然后从1960年一直到1966年他连续喜得一个孙女,三个孙子,家族兴旺发达。可是从1966年到1976年十年,他从58岁到了68岁,那个时候一家八口人要吃饭穿衣,是相当困难,因为那时候是人民公社,大人到生产队劳动记公分,年底分粮食,一家八口人只有三口人可以挣公分,很难养活一家人,因此爷爷就一直参加劳动,挣公分,要养活一家人,因此,在我记忆里,他一辈子一直是在劳动。从1977年到1998年,这段时间是改革开放的二十几年,开始是几个孙子上学读书,他和我父母亲一直要辛苦劳动,支持这个家,还要靠手艺活赚些零花钱,很是辛苦。我记得那是1980年的时候,我那时候在宜都二中读高二了,学习忙没有回家,他还给我送了一次米和菜,那时候他已经是72岁的老人了,一个人背上近20近米和菜,走13公里的路,今天想到就感动。好人有和报,爷爷这么一个辛苦劳动的人,身体健康长寿,一直到1998年,90岁了才离开这个世界,那时候我刚从日本回来,在惠州建设东风本田项目,哥哥们可能考虑我路途遥远,没有告诉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