宜都陆城因他而得名但你不一定知道他的故事!

  八百里清江,纳千溪百川之源,流过鄂西广袤的原野,在宜都境内注入长江,宜都因受惠于两江滋润,尽得风流。古往今来,地处清江、长江交汇点的地理优势,为宜都地方特色文化的生长和繁荣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,宜都先民们临水而栖,溯江放歌,以他们的智慧和灵性创造了多姿多态的民间艺术,宜都故事就是这其中的典型代表。

  陆逊(183年245年3月19日),本名陆议,字伯言,吴郡吴县(今江苏苏州)人。三国时期吴国政治家、军事家。

  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吴大将陆逊占领宜都郡,获取夷道、夷陵、秭归等县,并任宜都太守在此筑城抗蜀。故事讲述了陆逊的生平,他作为一介书生,一员儒将,一位官至一品的吴国丞相,深谋远虑,忠诚刚直。一生出将入相,首开陆城历史,是宜都“陆城”的缔造者。

  传说有一颗天星因触犯天规,玉皇大帝下圣旨贬他到人间将功补过。南海观音娘娘便让他下凡,投胎到吴君吴县华亭(今上海市松江县)陆骏夫人王氏怀中。

  有天夜里,陆骏与怀胎十月的妻子王氏睡得正香,突然被一声炸雷惊醒,随之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,他俩喜得了一个大胖小子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陆骏忙叫家人在门口的大路边砌了一个灶,架上锅打鸡蛋让过路人吃。还煮了两大箩筐红鸡蛋,派人抬着挨门逐户地给各家报喜。陆骏首先来到祖父陆康家中,要爷爷给孙娃儿取个好听的名字。陆康引经据典摇头晃脑地翻了一大叠书,最后喜滋滋的给这孙子取名陆仪。陆仪五岁时的一天,爷爷陆康被人一巴掌打聋了耳朵,小陆仪坐船到水乡兴化为祖父求医买药。陆康觉得很有纪念意义,便给陆仪改名陆逊。故后来民间就有了关于陆逊的谜语:“一巴掌打聋耳朵,孙子坐船去拿药。”

  陆逊六岁的时候,陆骏便把他送到祖父陆康那儿读书。由于陆逊天性聪明精灵,三岁就会咏诵《百家姓》,五岁能倒背《三字经》,很讨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。

  一天,陆逊和同学们正在教室里自习功课,忽听门外有人高喊救命。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前一看,见一恶少正对着一位卖菜的老汉拳打脚踢。陆逊顿时是怒从心头起,操起一条板凳径直奔向门外,三下五除二的一阵直劈横扫,把那恶少打得头破血流,哭爹叫娘地抱头逃窜了。从此以后,陆逊习文之余,就又经常邀约同学们一起练武。有时老师刚一离开教室,他们就把学堂当武馆,拿扫帚作刀枪,常常把教室里搞得乌烟瘴气。陆骏见他如此爱好玩枪弄棒,后来就又给陆逊请了一位知名武师,教他熟读兵书练就了十八般武艺。

  公元218年,陆逊应征在东吴孙权属下当水军军士。那时候的军士没什么薪水,除了吃在嘴里、穿在身上之外,个人所得微乎其微,每月只有几两银子。

  与陆逊同居一个帐篷的共有五个军士,其中有一个姓张的,一个姓李的。一次,那个姓李的军士的母亲突然患病,他便告假回家探视。当时陆逊等正出征,姓李的军士因急需钱用,加之又走得匆忙,没打招呼便把姓张的军士放在枕头下的五两银子给拿走了。姓张的军士出征归来发觉自己的银子不见了之后,急得要死。这是他多年积攒的一点薪水,准备到时候回家娶媳妇子用的。但是他丝毫没有怀疑姓李的军士,因为姓李的军士为人德性很好,绝不会是小偷小摸之辈。他把同帐篷的军士们一个个认真仔细地分析之后,竟怀疑是陆逊偷了他的银子。姓张的军士便委婉地问陆逊是不是差钱用拿去他枕头下的银子?陆逊听后一句话也没说,拿出自己积攒的五两银子给了姓张的军士。

  半个月之后,那个姓李的军士归队了,给姓张的军士还了五两银子,并讲明原因赔礼道歉。姓张的军士这才知道错怪了陆逊,就满怀歉意地向陆逊赔不是。并问陆逊:“当时我怀疑你拿了我的银子,你为什么不辩白解释,反而拿出自己的银子还我,甘于蒙受冤屈呢?”

  陆逊说:“当时我们正值天天出征与蜀军作战,大敌当前,我若辩白,你还会怀疑其他的人,这样不但要闹得同帐篷的战友不团结互相猜疑,还会影响战事和斗志。与其让大家心里都不安宁,还不如我一个人含冤受委屈。”

  同帐篷的军士们听了陆逊的这一席话,对他的人格人品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从此后大伙儿都尊称陆逊为大哥。

  后来这件事被军士们一传十、十传百传到孙权耳朵里去了,孙权就封陆逊当了个末将。

  陆逊当了宜都太守之后,生活仍然十分俭朴,平常很少吃鸡鸭肉鱼。一日三餐桌上最常见的一碗好菜,总是少不了豆腐。他的夫人孙茵也特会烧菜,什么红烧豆腐、凉拌豆腐、油炸豆腐、豆腐汤、豆腐圆子等等,总是经常花样翻新地做给陆逊吃。久而久之,陆逊和孙茵也经常到桥河打豆腐的王二老汉家串串门。一来二去,彼此之间关系相处的很好。

  一天清晨,陆逊早起到清江边散步,路过桥河打豆腐的王二老汉家大门口时,无意间听到王二老汉和他的老伴正一边磨豆腐一边对话。只听王二老汉的老伴说:“老伙计,人家都说陆逊是个好人,依我看,他还是不那么好!”

  “你们妇道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,人家陆逊哪点不好,没有一点官架子。对我们像亲兄弟一样不说,南郡自打他来了以后,那些横行乡里的地痞流氓、短斤少两的奸商、花天酒地的赌徒、寻花问柳的嫖客都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狂妄了。还集资敛财修桥、补路、建学堂,哪件不是好事?我长这么大,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官儿呢!”

  “这些您不说我都知道,我是说我们俩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天天推磨磨豆腐,累得腰弓背驼死去活来,才勉强挣口豆渣吃饱肚子。他喜欢吃我们的豆腐,又经常到我家来买豆腐,对我们的情况怎么昕而不闻、视而不见,没有一点怜老恤贫之心呢?”

  陆逊听到这儿,转身就到上街头牲畜交易市场去了。不到一单烟的功夫,陆逊牵来一头膘肥体壮油光闪亮的小毛驴,进了王二老汉家的院门:“王家二爹、二妈,你们早啊?”王二老汉和老伴连忙放下磨架,停下手中的活计:“哦,是陆大人啊,这么一大清早的,你怎么牵头毛驴子到我家来买豆腐啊!”

  “王家二爹、二妈,我们在一起相处这么多年了,因为忙,平常我对您二老的难处也从未体谅照顾,实在是对不起啊!今天赶早在上街头买了头小毛驴,特地送给二老,让它日后给你们帮忙磨豆腐吧。”

  王二老汉听后一怔,我和老伴刚才说了你陆逊的坏话,这会儿你陆大人就牵来一头毛驴要送给我们,顿时感觉脸上发热很有些不好意思。“这这要陆大人您您给我们送毛驴怎么好意思呢”

  “王家二爹、二妈,怎么不好意思呢。我们是邻里,常言道:“远亲不如近邻吗,您二老经常送豆腐给我吃,我给你们买头毛驴儿只是个小意思呢,用宜都的俗话讲,是亲家母的茶,一礼还一搭呀!”

  本故事节选于荣获“湖北省民间文学屈原奖”和“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”的《宜都民间故事全书?陆逊故事》

  欢迎下载湖北宜都网客户端---掌上宜都,随时随地掌握宜都身边资讯。相关热词搜索:上一篇:【图说我们的价值观】科教兴国

  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湖北宜都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湖北宜都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同意不得随意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同意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湖北宜都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  ② 本网转载稿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湖北宜都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 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湖北宜都网联系。

  ④通讯员应对所投稿件拥有合法著作权,不得上报虚假新闻,不得抄袭他人作品,各通讯员要对稿件的真实性负责;通讯员向本网所投稿件一经投送,即表明作者已同意将该作品的使用权授予本网,且本网有权对通讯员来稿进行删减或修改!

  【走出湖北学江浙】罗联峰:对照先进找差距 努力实现县域经济发展二次跨越